吃完一个瓜

【朱白】Sweet dreams chap.8-9 (完结)

啊啊啊我好爱太太!!!


怀五夜云:

架空末世ABO,低俗huang暴OOC,白檀红血梗。


感谢大家的评论和阅读,这个故事写完啦!


番外也许会有……


这次就不放TXT了,因为我也没存,需要全文的朋友还是建议AO3直接download EPUB模式电子书,可以在手机上看。


最后说一下,之前删文是因为我工作去了没时刻注意评论,再有与本文无关的节奏我会第一时间删掉的,如果对我本人有什么意见欢迎私信请教,用我们电竞圈的话来说就是1V1SOLO一哈好吧……


虽说是RPS文,但就一架空,不要上升真人好吧。


再次感谢大家!评论我都有认真看,很开心!


有机会下个故事再见。




AO3链接:chap8    chap9




石墨链接:chap8-9


 


图链:1    2    3      4


 


 


 


 


 


 


 



【朱白】反四季

祝所有人意满恣肆,汲取一夏温度,而滚烫整个四季。

风移影动:

送给最最可爱的 @夺南 。你的心像你的文字一样温柔,世界必将对你温柔以待。




都说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才显得那一两分如意格外难得。众生皆苦,难的是苦中作乐。能从生活中汲取温暖,还能写出来散播给其他人的你,一定能做到。




而且,谁知道未来会给我们怎样的惊喜呢,整理一下行囊,向前看吧,说不定年底他们就结婚了呢(不。


 


END


 


4.冬




春节休年假,她在家里过了春节,花了两天时间应付所有蛰伏了一年突然冒出来的亲戚朋友,用“大姨你家宝贝孙子期末考试成绩怎么样呀”“叔叔家大儿子找到工作没”等问题亲切热情交流,过得神清气爽。




初三那天她就收拾了行李跑路回北京,美其名曰单位加班工资三倍,高铁票上目的地却明明确确写着另一个地方:西安。




正月里的古城温度极低,室外呼气成霜,但她像个活力四射的小火炉。也许到了白宇的城市,呼吸着有他存在的空气,走在他曾经走过的路上,看他习以为常的风景,整个人也变成了他那样的小太阳。她转过大街小巷,尝遍特色小吃,特意点了一份白宇推荐过的面,趁着喝掉面汤的一身热气,溜达到古城墙根,但天气太冷已经没有了唱歌的人,她还是饶有兴致地沿着城墙走了走,感受这座城市从土地里蕴育着的生机。




两天之后,她乘车南下,直奔武汉。




这是一座和西安风格迥异的城市。一道秦淮线,把它划归到了南方的版图里。它是南方的最北端,在寒冷飘雪和没有暖气的夹缝中艰难生存。生长在这里的朱一龙倒是从骨子里都带着这座城的纠结,在戏里挥洒自如与戏外腼腆慢热中来回切换。




她吃了盛名在外的本土热干面,在心里默默和西安的面比了比,实在难以取舍,想来还是上海车墩影视城里那家小面馆的面最好吃吧。她一个外地人,拿着朱一龙卡面的武汉公交卡,在城市的脉络里走走停停,她还特意去看了看朱一龙的高中,想到某些老照片里朱一龙黑糊糊的无脑少年模样,心里乐开了花。




晚上她躺在酒店的小床上,开着热乎乎的空调,收看电视里的霍去病。这时候外面突然升起烟火。这种景象在城市里并不多见,她骨碌一下从床上翻身起来,跑到窗边去看。




数点银色的亮光冲到半空,轰然绽开,满天星子一般照亮了浓黑的夜空。




她在星星点点的光亮之中瞪大了眼睛。




楼下无人的巷道里,两个裹着厚重大衣的年轻人手牵手站在一起,并肩看烟花。




散落的光点照亮了他们微微扬起的脸。




那是白宇和朱一龙。




他们在漫天光雨里相视而笑,相拥而吻。




这次单人旅行她精心策划良久,但从未预想过这样的画面。




在这大千世界的小小角落里,她看到了奇迹降临。




3.秋




天气渐渐凉了,一同凉下去的还有她那颗躁动的心。




剧集播放已经结束三个月,如风而来的人群参加完一场盛宴,又如烟一般散场离去。有的回归原来的圈子,有的转成了某一家的唯粉,还有一些坚定地留在原地,不愿从这一场美梦中醒来。




白宇和朱一龙的推广与代言接二连三地推出,后续的综艺活动和影视剧资源也都排上了日程。这都是很好很好的,他们都在自己的事业上阔步前行。




只是互动肉眼可见地减少下去,同框更是遥不可盼,热热闹闹讨论了许久的两人共同出席某台晚会的消息,到最后也不了了之。甚至渐渐传出了流言,说两边签了合同,已经进入了解绑期,短期之内不会再有合作。




朱一龙相关的信息里,根本不能出现白、宇之中的任何一个字,但凡有人提到,必然是一轮毫无意义的撕扯与骂战。而白宇这边起初还好,后来也逐渐敏感起来,对朱、龙这样的字眼讳莫如深。一个月前还亲如兄弟的两人,硬是被粉丝搞成了水火不容的模样。




她是这网络大潮中最普通的一份子,也曾争执过,也曾辩解过。可任谁的一腔热情都经不起这般反复,她像深秋瑟风中的一片黄叶,摇摇欲坠。




有人拍到了白宇中秋节回家的路透。他瘦了,但脸上挂着感染力极强的明朗笑容。朱一龙也发布了家庭聚餐的照片,满满当当摆了一桌,令人食指大动。配的文字是少有的活泼跳脱,字里行间都是开心。




她忽然就松了一口气,心底充盈了丰沛的力量。




只要他们好,那就一切都好。




而且,万一人家两人一起过的节呢?



2.夏




这个夏天有点与众不同。




一部名叫镇魂的网剧无声无息地开播,任谁都意想不到地以雷霆之势席卷了整个网络。无数男孩女孩从互联网的各个角落里围聚而来,参加这场夏日狂欢。




她在微博首页刷到了沈巍初见赵云澜的那张动图,清浅一瞥,道出了百转千回的深情万年。她惊为天人,火速入坑。




每周等待更新的日子艰难而漫长,观众们纷纷抱团取暖,才华横溢的文手画手剪刀手,层出不穷的段子P图短视频,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冒出来这么多奇思妙想。剧组官微趁火添柴,时不时放点花絮,随着剧情播出,无数白宇和朱一龙的双人访谈单人访谈新鲜出炉,隔三差五往外放片段,掀起一波又一波讨论的热潮。




七月份,她买好机票请了假,飞到长沙。在那里,她度过了精彩到此生难忘的一天。阳光盛大而明亮,温度直往三十以上走,即便如此,广电大楼外面的小路上还是挤满了人,她站在人群里满脸通红,不知是热的,还是兴奋的。她谁都不认识,谁也不认识她,但每个人的神色都温柔可亲,任意两个人一旦对视,都会露出默契而灿烂的笑容。




他们在热烈的阳光里等到了一双人,他们挥手,打招呼,朱一龙拉着白宇的手腕,给他们鞠了深深的一躬。




那天她有幸进了内场,参加了全场的录制,看到比心舞时尖叫到破音,听到白宇全场不停地狂cue朱一龙,还有想都不敢想的两人作词的地星撞海星。




录制结束之后她一路奔出楼外,在漫天星河和闪亮灯光下,嘶哑着嗓子把时间飞行唱了一遍又一遍,然后见证了这浪漫到近乎不真实的一天的最极致。




他们携手并肩,冲着等待的人群鞠了整整三个躬。




一拜。二拜。三拜。




整个夏天的感动与真心交付在这里。




她热泪盈眶。



1.春




那是一个普通的周末,天气转暖,风和日丽,是个适合出门的好日子。




附近常去的那家超市开了大促销优惠,她和同伴商量着要买的东西出了门,汇入了街头涌动的人潮里。




也许是春光正好,有事没事的都出来走走,大街上人意料之外得多,同伴急匆匆地走在前头,她在后面跟着跟着就找不见了人。她的个子淹没在人群中,实在不太显眼,努力地踮起脚尖东张西望。




大人抱着欲哭未哭的孩子边哄边走,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几个姑娘神采飞扬笑声不断,衣着朴素的大妈步伐矫健满脸写着抢购,妆容精致的女孩亲密地挽着男孩的胳膊。人挨着人,挤过来挤过去,就是没看到同伴的身影。




她一个晃神,看见两个高挑细瘦的男生,即使包裹在厚重的冲锋衣里,也不难看出他们的好身材。他们的衣服一个白色,一个黑色,明显是同款。黑衣服的走在前面,他戴了副黑框眼镜,微微低着头,耳边勾着的眼镜线晃晃悠悠,白衣服的跟在后面,抿着嘴唇偷笑,眉眼弯弯的,那双眼睛煞是好看,眼睫毛忽忽闪闪,像春日花丛中振翅的蝴蝶。




难得碰到这样养眼的路人,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在和他们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看到了两个人悄悄牵在一起的手。




她轻轻“诶”了一声,还没来得及细看,两个人就消失在了汹涌的人海之中。




这时候她听到了同伴喊她名字的声音。




她高声答应着,想到两个男孩子勾连在一起的手指,忍不住揉了揉鼻尖,傻兮兮地笑了起来。




真好啊。




她脚步轻快,追上了她的朋友。


 


START


 



【巍澜】当沈巍终于决定消除掉自己的记忆,彻底…

赵云澜的样子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记忆里了。因为时间真的已经过去太久太久,虽然可能不及一万年那么长,但没有了一个横亘万年的视线牵引,存在便日渐消弭——沈巍最终还是选择了遗忘。

万年前他送他入了轮回,却私心不愿遗忘一切,他试图躲在暗处静默只望着他轮回辗转,却忘记了记忆本身也是一种羁绊。赵云澜的一缕魂魄总是在一无所知的境况下与他牵扯,只要他能找得到赵云澜,即使赵云澜对他的存在毫无知觉,也会自然而然受到影响。离得越近,伤得越重。他是愿意永世负重而行,却不想赵云澜哪怕一世苦累。
他当然自私,生于大不敬之地,他先天带着斑斑劣迹。生灵涂炭又如何,杀佛弑神又如何,毁天灭地又如何,唯一牵动此身的也不过就是大荒山圣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突然睡醒时想到的一个脑洞,如果沈巍一世世望着赵云澜在自己面前生老病死,却无法靠近,一旦靠近对方就陷入无尽苦难直至死亡,他于是最终生生打烂自己的卑劣,选择了放开赵云澜,真正让他成为三千世界一条澄净魂魄…还没写完…)

牧羊_:

既然挺多人不知道的,就说说我眼里的白宇。说错了也别骂我(。⬇️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少爷,爸爸是白手起家,从小有个亲姐姐有个堂姐,爱笑会撒娇,瘦瘦小小一只,水汪汪的,屁颠屁颠跟在姐姐屁股后头姐姐长姐姐短。

挺淘的,大概是老师头疼又喜欢的类型,人缘好的不得了,和同学从小打成一片,不是孩子王,是团宠。初中开始知道臭美了,每天早上起来必须做个造型才走,但校规管的严,只好经常被老师管着弄掉。然后第二天继续做发型。

中考具体不清楚,但高中是西安高级中学,上高中男生和初中当然不一样了,白宇开始打游戏。他平时瘦瘦高高的一条,又会打扮家境好,前前后后有同时被十一个女生示好。看过他贴吧的人应该都知道,那会儿的白宇已经是新款游戏机自由买卖的小少爷了。并且高中的女朋友是同年级某班班花(姓史,叫什么找不到我记哪了…)。

男孩子都是这个时候开始抽条吧,身高在长,内脏就有些跟不上,引发的气胸。当时白宇在西安做的插管,是细管,具体的不清楚,但是气胸真的是很疼很折磨人。会很疼,插了管做手术也会很疼,好像要连着引流箱一直抽肺里的血和组织液,血水就像流不光一样。要在床上躺着,去卫生间要人陪,不能动管子,会很痛。拔管子的时候,也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把管子拔出来。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吸管粗的管子从胸口拔出来。

拔完管,也是继续疼。不能感冒、不能剧烈运动,甚至没法大口呼吸。这种痛会持续很久。

他气胸据我所知道的复发过两次,第一次复发是在西安,做了同样的插管,第二次应该是大学吧,在北京插了手指粗的管子。

高中会打架,但是因为怕把事情闹大,选择了在假期打。

留胡子也是高三就开始了…





大学入学成绩是全班倒数第二,但因为人缘好被选了班长。做了班长有了责任感,学习更加努力。

白宇大二开的是奥迪A5(姐姐开路虎奔驰大g妈妈开宝马),带着女朋友去兜风。大家所熟知的vespa是他一个爱好,那辆“小绿”在六七年前是国内代理唯一一辆限量,白宇把它改装了红色的座椅,前后各一个备胎。那辆小绿当时五台iphoneX的价格。

那时候身体就不好,肠胃会不舒服,同学知道这事,平时也多少会照顾他提醒他。

有次有个挺有名的导演来学校找演员,但是同班同学基本都回家了,白宇一个一个打电话叫人,说这个机会很好,你要不要回来试一试。

有次在学校排练,道具砸脑袋上了出了好多血后来缝针,一个月没洗头🌚





拍毕业视频的时候正在住院,胳膊细的跟树枝儿一样,手腕还带着住院手环,说自己最想留住的瞬间,就是生病住院一个人躺在走廊里,很多同学都来看他。(当时有同社团的同学还发了微博希望他早日康复)

人缘依旧很好,不管哪次活动男女比例是多少,都有白宇的身影。毕业大戏三场话剧无一缺席,全部担当重要角色。大学四年没出去工作,全靠家里生活费,依旧买买买,毕业那会儿妈妈发了条微博,轻描淡写说父女俩欠了一千万跑银行累成狗,说得像丢了十块钱。

之后的大家就都知道了,我简略说说。

刚毕业签了公司,公司不成熟,他也不成熟,一起成长起来了,所以公司虽然资源上不了眼,但公司的人对他都很好(当然他人缘好,上哪都很好)。

身体不好,主要拍戏或者工作忙起来就会止不住的瘦,消化不行,吃多少也胖不回来。特别!超级!很!挑食,是那种我今天想吃的东西吃不到,那我就不吃也可以。

白宇应该涉及一点表圈,平时买买表。之前建军大业戴的积家十几万,包括最近快本机场,穿几百块的衣服,配二十一万劳力士和十万的goros叶子项链,排队也买不到那种限量。

喜欢高尔夫,喜欢去日本滑雪,喜欢收集vespa,喜欢蹦极,偶尔会抽烟。不喜欢举铁,为了拍韩沉,举铁第一天就吐了。

拍忽而今夏是真的住院了,女友特意还飞过去照顾。拍镇魂的时候应该是很早就有过胃不舒服,朱一龙才承包了早餐面和午餐,杀青当天发烧,自己嘴巴严不肯讲,还是朱一龙发现的。




拍完忽而今夏本来是要做手术,结果大学同学的电影男主跑路了,自己二话不说推了肠胃手术去救场。

本人身体真的不好,看看他身材就知道,身板单薄能一只手拎起来一样,你以为他够瘦了,过两天你看他,他用实际行动证明瘦没有尽头。

我bb完了,二十八岁叫妈妈的小嗲精纸片人真好嗑啊,大家不写点什么吗!




四面储鸽:

十点的时候看到北劳斯那个活动我都要跪了,又是一个小时挑战极限系列😂求求各位大佬pick一下小鸽,有空的话求帮转下weibo(点我点我)

画了两张小澜孩和一张小裴,明天起来我要补一张巍巍摇旗助威的哈哈哈哈哈

必须吹爆《镇魂》片头曲 We Won't be Falling

古川糖水:

这几天循环播放《镇魂》片头曲 We Won't be Falling真的是神曲,对原著的理解与诠释并不逊色于《时间飞行》,为了有技术含量的吹,自己翻译了一版,为了排版删节重复部分做了个图,然后对应一下原著,简直感动哭啊





 


We Won't be Falling


永不陨落


作曲、作词、编曲:陈雪燃(美国)




We are the one


我们是天命所选之人        


【天命所归,三皇五帝也不得不按着既定的轨道走,盘古陨落,女娲散魂,你贵为大荒山圣,却也不比先圣高明在什么地方……你没有办法】



We won't be falling down


我们永不陨落


【“不死不灭不成神”,他果然是天生愚钝,行至末路、生死一瞬的时候,才忽然在那电光石火间明白了。】




As the sun will keep on shining


如日之升 如光之恒


The story will keep on going


我们的传奇万古无终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We are the one


我们是救世渡难之人


【“鬼王成圣,有了三魂七魄,神农终于偿了他的夙愿,在他死后数千年,建成了他念念不忘的真正的轮回。”】




We will be holding on


我们矢志不渝


For the promise we held for life


恪守以生命许下的誓言


【“为了这个,你和他约定了什么?”“永远守住后土大封,大封在我在,大封破,我就必须和所有鬼族同归于尽。”沈巍的手指冰凉,“还有……我永世不能见你,如果我忍不住,那就让你精血被我吸干、魂飞魄散而亡。”】




For the people we love are leaving


只因所爱将逝无可挽回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


【鬼王又说:“那我也可以劈开大封,劈开这块那女人留下的破石头!”昆仑君苦笑一声:“可以,不过我大概会死得更快吧。”】


【“我守着这个诺言几千年,现在大封将破,我已经走到了末路,本想自己悄悄地来,再悄悄地走,可是机缘巧合,因为你而功亏一篑。】




Please tell my friends


请告知我的同道者


We won't be falling down


我们永不陨落


As the sun will keep on shining


如日之升 如光之恒


And the story will keep on going


我们的传奇万古无终


【如果神农说的轮回和永生建不成,如果我们失败了,如果我们错了,如果我们造成了更大的灾难……那不过是我们一次错误的尝试和挣扎,如果我们都死了,就会有新的神明降世,他们会像我们一样,为了永恒的生做出下一次的挣扎。】


   


We will be holding on


我们矢志不渝


As the sea will rise upon


如沧海日升


And the story will keep on growing


我们的传奇万古无终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只要镇魂灯还一直烧下去,混沌虽然存在,就永远不会作乱。……第一缕天光方才刺破乌云,原来是天亮了。】


 




再次感谢陈雪燃先生,用专业的水准和尊重的态度诠释了原著,写出了最好的“心曲”ヽ(●´∀`●)ノ



歲月之聲:

这边也存一下
各种躺着挂着歪着就是不好好坐着的赵处_(:з」∠)_

育崽大作战(ABO+生子,雷者勿入)

墨行雪褚间:

昨天申请解屏失败,放石墨了。


一晚上惦记解屏的事,都没睡好,我恨老福特。


没看过的快去看吧,看过的也可以回忆一下嘿嘿。




ABO设定+生子


雷者勿入,谢谢合作


开车?看心情。


主CP:沈巍Alpha/赵云澜Omega


副CP:楚恕之Alpha/郭长城Omega


日常小甜饼+怀崽生崽育崽鸡飞狗跳


原著网剧混合


副CP已经确立关系并上三垒,主CP互相暗恋


文笔差、叙事乱七八糟,用爱发电,随缘更新


中长篇




第一章




更新:




第二章(石墨链接)


微博防挂



网友们都太狠了😂

NOTRUE风:

小澜孩恋爱守则计划火热进行中……




P2白宇哥哥清纯时代的爱情总结❤️【皮这一下就变回单纯可爱善良的镇魂女孩】

算计(论沈大美人为什么跪在雨里)

于以玄月:




  • 粮太少了不得不自己产


  • 时间节点是原著结尾,赵云澜等沈巍醒了就离家出走之后。


  • 脑洞来源是番外一以及沈美人跪在雨里那幕。



 


 


 


 


是特别调查处复工的第一天。然而现在对特调处来说,已经没什么算得上是大案子了。毕竟有昆仑君坐镇,镇魂灯长燃,妖魔鬼怪还能作出多大的乱子来?


窗外乌云蔽日。


原本趴在窗台上的黑猫前爪一蹬跳了下来化成了人形,打了一声响亮的喷嚏。“我说这大中午的,天黑成这样,是要下雨啊?”


祝红正用锉刀挫她的美甲呢,有一搭无一搭的回道,“下雨了正好,反正我这有伞。”


大庆往沙发上一瘫,“我这不是没带吗?”


正说着话,门口传来老李客客气气的声音,“大人,您来了。”


众人侧目,沈巍走进屋子里,手里拎着个饭盒。


斩魂使迷弟楚恕之“腾的”一下站起来了,“大人。”


沈巍朝他点了点头,过来把手里的食盒放在了桌上,“你们赵处胃不好,麻烦大家一会务必把这饭送到他手上。”语毕转身就要走。


“大人!”大庆站起来了,对上沈巍回过头来质询的目光。“赵处就在里面呢,您不进去吗...”


“不了,”沈巍朝着赵云澜办公室的方向远远的望了一眼,“他不想看见我的。”


话说完就走了,大庆的“诶”字卡在喉咙里没说出来。


大庆看着桌上那盒饭,犯了难。“那个谁,红姐,你把饭给赵处送进去吧。”


“我可不去,”祝红靠着椅背,“老赵这些天都像吃了枪药似的,就你自己不想往他枪口上撞啊?”


“你不一样啊,你可是被赵处亲自发了好人卡的,..”


祝红直接把手里的锉刀朝着大庆扔了过去,被黑猫灵巧的躲开了。


赵云澜办公室的门响了一下,人大步的走出来,“大庆,去食堂给我打份饭!”


“哎赵处!饭在这呢!”大庆忙指桌子。


赵云澜嘴角动了一下,“今天这么积极?还知道提前给领导打饭?”人走过去,刚把外面那层塑料袋剥了,脸色一下就沉了。


屋子里的人都紧张兮兮的盯着他。


“小郭啊,你现在还长身体呢,过来把饭吃了吧。”赵云澜看了一眼正在角落里拿着个扫帚满屋子扫灰的郭长城。


“啊...?”这可把实诚人郭长城吓了一跳,“那是沈教授特意...”


“我让你吃了!”赵云澜的声音骤然提高八度,吓得郭长城抖了一下。然后他大步流星的直接从屋里出去了。


“怕不是更年期了...”楚恕之摇了摇头。


“他们俩这冷战要到什么时候啊...”汪徵弱弱的搭了个腔。


大庆过去把饭盒拿出来了,“我也饿啊,老赵不吃我吃。”


“副处!那可是斩魂使大人专门给赵处做的...”郭长城连忙阻止他。


大庆把保温盖子拧开了。斩魂使做的?他可是赵云澜的猫,他就不信斩魂使能找他麻烦。然而他的动作还是在看到里面东西的那一瞬间停了下来。


那蛋包饭上用番茄酱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在沈巍连着一周过来送饭赵云澜持续的看都不看一眼之后,大庆终于忍不住了。在沈巍又一次放下饭准备走的时候叫住了他。


“大人,您自己把饭送进去吧。我实话跟您说,之前您送来的饭老赵都没吃...”


沈巍的嘴唇动了动,“我猜到了。”然而还是全身笼罩着难掩的失落。


“你们这一直连个面都不见也不是个事啊,还是应该把话说开了...”


说开吗?沈巍又看向赵云澜办公室的方向。自己被冰锥刺伤那天,赵云澜就一字一句的跟他说,如果再有一次,就跟他翻脸。可自己还是这样一意孤行了。他这样一边想着,一边就去敲响了赵云澜办公室的门。


赵云澜自然以为是大庆,很平缓的一句,“怎么了?”


沈巍活了这一万年来,身上总是披着斩魂使的那层冰寒疏离的壳子。可是面对赵云澜的时候,他却紧张的都不知道手脚要摆在哪好。他眨了眨眼,小声开口,“云澜...”


赵云澜从桌上乱七八糟的文件里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大人有什么事吗?”


“云澜,我...”沈巍一向是不善言辞的,被赵云澜这么一看,更是半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麻烦您先出去,如果想起来什么事了请出门右拐找档案科汪徵,她会受理。”一句话说的行云流水,就是很不赵云澜。


“我错了。”沈巍急了,可是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之前想好的解释也都没用上,最后只剩下这三个字。


“斩魂使大人这样我可受不起。”赵云澜没再抬头,“怕折寿。”


“对不起...我当时...”


赵云澜截口打断他,第二次抬起头来看他。


“出去。”


 


 


 


 


沈巍的眼眶瞬间红了一圈。


赵云澜平时一向是一副放荡不羁的性子,说话也没个正经。对他,更是连重话都没说过几句。沈巍看着赵云澜又低下头看那本卷宗,识趣的退出去给他关上了门。


大概是他现在身上的寒气太重了,沈巍走出来这一路,特调处没一个人敢上来搭一句话。刚才都还各自瘫在位子上的人都面对电脑奋笔疾书目不别视起来。远处的郭长城甚至冻得打了个冷战。


沈巍走出特调处的屋子,在门口的院子里停下,转过身对着正前方赵云澜那办公室,直直的跪了下去。


特调处的院子里铺的都是青石板,沈巍这一跪,“咚”的一声听着都疼。把门口收发室的老李吓了一跳。


特调处里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大家突然不约而同的都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跑路。


废话,斩魂使这一跪,里面的昆仑君受得起,他们可受不起。


赵云澜直接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才几点?到下班的点了吗?都想早退吗?都坐下干活!”


没一个人坐下,斩魂使的大迷弟楚恕之甚至打算自己也跪下算了。


赵云澜看了门外一眼,叹了口气。一路径直走到沈巍面前,“你干什么呢?不嫌丢人吗?赶紧起来!”


沈巍低着头,一声不吭。


“起来!听见没有?”赵云澜伸手拉了他一下。


“我知道错了...”沈巍低垂着眼。


赵云澜气得冷哼了一声,偏过头。


沈巍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握他的手,被赵云澜一把甩开了。“你是不是觉得你每次算计我之后,只要装个可怜我就都会原谅你?”


沈巍抬起头,费力的看着他,眼底升起一层水雾。“昆仑...”


“你别叫我。”赵云澜不看他。


沈巍缓缓抬起手,朝赵云澜胳膊上晃了一下。赵云澜的镇魂鞭瞬间绕着他的胳膊显了出来,被他一把按住了。“你干什么?”


“你打我...”沈巍的声音支离破碎的,“别生我的气。”


“还用镇魂鞭,大人您对自己真下得去手。”赵云澜的手腕动了一下,鞭子便缩了回去。“可惜我不舍得。”


沈巍张了张嘴,眼睛里蓄着的水就快留下来了。半天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重复,“我知道错了...”


赵云澜转身进了特调处。


大庆在门口最近的地方,大气都不敢出的凑过来,“主...主子...”


这只肥猫从来没有这样叫过他,赵云澜停下来看了他一眼。“你用不着这样,我的火不会冲你发。去把门关上。”又大声的喊了一句,“他愿意跪就让他跪!”然后回了他的办公室,门摔得外面马路上都能听见。


大庆战战兢兢的过去,把沈巍正对着的那道门关上了。


 


 


 


 


天黑了,祝红看了一眼窗外,这些天日日下雨。正想着,黑云里突然一道闪电打下来。不过几分钟的光景,窗外已是倾盆大雨。


郭长城咽了咽吐沫,小声的开口,“沈教授还在外面呢...”


楚恕之直接把挂在一边的伞抓起来出去了。


沈巍的身上已经都被淋湿了,额头上本来固定在两侧的碎发也都被雨水打湿散落了下来,长一些的都粘在了镜片上。楚恕之直接把伞撑开给他打上,自己也跪在沈巍面前。“大人,很晚了...”


沈巍动都没动,“你进去吧,伞也收走。”


“大人!”


“我的话,你不听?”沈巍的嘴唇都白的快没有血色了。


楚恕之忍无可忍,直接走屋大步过去一把拉开了赵云澜办公室的门。“赵处,外面下大雨了!”


赵云澜正靠在沙发上看着窗户。“我知道。”


“大人他跪一下午了!”


赵云澜还是靠在那沙发背上,“你觉得,你都心疼他,我会不心疼?”


“那怎么...”


“我要他记住。”赵云澜转过身子,把桌上的水拿起来。“我要他好好记住,记牢了。我自己又不舍得打他,我也没办法。”


楚恕之的脸色发青,“他也是为了你好才消除你的记忆的。”


“是,为了我好。然后自己永远的归入混沌里,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再记得他。”赵云澜把手里的杯子摔了出去。“他对自己永远这么狠!”


楚恕之没出声了。


良久,赵云澜站了起来,走出去了。


 


 


 


 


他推开特调处的门,刚打算走出屋檐,沈巍便着急的抬起头来。


“你别出来,下着雨呢。”


赵云澜停住了,就站在那看着他。他的斩魂使,一刀下去,天地人神皆可杀。现在却褪去了一身的凛冽,就在雨里跪着,说不出的委屈可怜。


沈巍受不住他的目光,垂下了眼睛。


“你记不记得,当日你受冰锥穿心之苦,我说过什么。”


“你说,再有一次,就跟我翻脸...”沈巍当然记得,那一瞬间他仿佛觉得这句话刻在了他的胸口上。


“我说的话,都不会食言。”


“是...”


“可是你又算计了我,算计了自己,一次又一次。所以,”赵云澜停顿了一下,“你这回听好了,我只说一遍,你给我牢牢记住。”


沈巍抬头,透过被雨水打的模糊的镜片看着他。


“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一次,我就不要你了。”


一字一句,字字锥心。


沈巍像是被定在了那,半天一动都没动。他有生以来睥睨天下,永远只会因为赵云澜一个人的话心生恐惧到浑身发起抖来。


“说一遍。”赵云澜蹲下来,平视着他。


“不会再有下次了。”沈巍轻轻的呢喃道,“我保证。”


赵云澜深深的叹了口气,张开胳膊。


“过来吧。”


 


 


 


 


就像当日在黄泉路口的时候,他冲他伸出手,缓缓的说,“过来吧。”


沈巍缓缓站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朝赵云澜温柔的笑了一下,然后朝他走过去。赵云澜伸手抱他,他轻轻躲了一下。


“我身上都是水,别弄湿了你衣服。”


“衣服湿了怕什么,别委屈了我宝贝儿。”赵云澜伸手摸了摸他的发顶。眼前这个人又变回了平时沈巍熟悉的,吊儿郎当的样子。他一把把他揽入怀里。


 


 


 


 


“都愣着干什么呢?给我老婆拿毛巾啊!”赵云澜一嗓子过去,像是喊醒了整个特调处。


沈巍轻轻的推了他一下,耳朵又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在赵云澜面前,他永远不像是活了万年的九幽阴冥处最深的那一抹煞气,永远都只会因为赵云澜的一句话而红了脸颊。他慌忙进了赵云澜办公室。


办公室的地上还都是刚才赵云澜摔碎的杯子的碎片。赵云澜去帮他倒热茶了,刚端着茶杯进来,就看见沈巍正蹲在那伸手去捡那些碎片。


“不用你收拾!”赵云澜放下茶,一把把人拉起来。


沈巍的手指尖果然是被划破了一块,正殷殷的冒着血。


“我可以用自愈之力。”


“不许用!就该给你疼着。”赵云澜忍不住伸手指他,“你说说你这个人,,,”


沈巍抬起头来看他,眼底仿佛是盛满了漫天的星辰。


赵云澜突然多一个字也说不下去了。


完了,他想,他昆仑君这一辈子都会被眼前的这个人吃的死死的了。


不过,也值了。


 


 


 


 


 


End.


脑洞来源: